猎杀本拉登之余,猎杀本拉登

图片 7

在做KBL的读书笔记的空暇时间找了一些网站对于Thomas
Greer的采访,可以让我们一窥“三角洲”队员们的日常。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在做KBL的读书笔记的空暇时间找了一些网站对于Thomas
Greer的采访,可以让我们一窥“三角洲”队员们的日常。

作者:Thomas Harter Greer

图片 1

译者:泡面

记者:当您在“三角洲”时,您的朋友和邻居是否都知道您的工作是什么呢?如果没有,这种双重生活是不是相当困难的?当您在家时,您的邻居知道您的具体工作吗,或者他们只是知道您在布拉格的一支特种部队里服役?

译者前言

Thomas
认为你可以在像“三角洲”或海豹6队这样的第一梯队部队服役并且没有朋友知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在被选中进去之前,他们就已经和你相识很久了。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他们经常会为你提供支持和欢乐。

作为一名“三角洲”的脑残粉,作为一名CAG屌丝妇科玩家,作为一个剩半口气的英语老师,一年前决定翻译下Dalton
Fury(这个名字读起来像Delta
Fury,也就是三角洲的怒火,也能看得出三角洲对这次行动是抱有很大不满的)也就是Thomas
Harter Greer写的《Kill Bin Laden》也就是《猎杀本拉登》。

在“三角洲”时平衡职业和家庭和在与军队中的任何其他单位没有什么不同。你可能24小时前还在突破费卢杰的一个目标,然后干掉目标人物,之后又盯着一堆需要支付的账单,担心屋顶漏水,同时还要检查孩子的数学作业。这是种正常状态,我们都渴望成为一个好丈夫和父亲,不想让你的家人或者是你的队友失望,维持住这样一种平衡。

图片 2

邻居很少知道“三角洲”的队员住在附近。队员的家庭通常会生活在一同一个片区,而且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和其他人有交流,因为你很难在后院烧烤或与邻居扑克游戏中保守秘密。单位成员,包括他们的配偶,都接受过特定技术方面的培训,以隐瞒“三角洲”队员的资格。队员们在家时不会穿军装,不在他们的卡车保险杠,车牌,Facebook上说自己的服役情况,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性格孤僻的普通公民,永远记住不要暴露自己的隐藏身份。

图片 3

记者:由于对“三角洲”队员高级培训的具体内容没有多少了解,有些人问您是否接受了教您如何控制你的神经系统和反应的培训?这有可能吗?您怎么描述天生的身体和生理构成如何影响您处理情绪的方式吗?

但因为毕业前夕事情比较多,拖了一年时间,最近工作稳定下来之后终于有机会重新开始翻译工作,也缅怀下作者Thomas
Greer。May you rest in peace.

Thomas
我从未接受过如何控制神经系统和反应的任何训练。我出生就是这样,和“三角洲”的其他人一样。像任何职业一样,有些人会比其他人更像杰克·
鲍尔和杰森·伯恩。有些人和队友配合时工作得更好,有些人则更喜欢独自行动。我们会感到紧张,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做出反应。我们不会将个人情感代入行动中。因为进行任务时情绪很危险,就像当在你旁边的好友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击中倒地时,情绪失控可能会让任务彻底失败,使其余的成员面临更大的风险。“三角洲”没有专门的情绪控制训练,但选拔筛选的时候的确会考核成员的情绪管理能力。

图片 4

记者:让我们来谈谈有关于任务的一些东西,例如错失了猎杀本·拉登的机会,您能描述一下您和队友在那一刻的感受吗?

图片 5

Thomas 当我们离开Tora
Bora时,我们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死亡或着逃离了山区。战场太庞大,几十名特战队员是完全没办法完成覆盖的。而当地圣战者宣布胜利后,我们就开始为下一个任务做准备(这一部分有兴趣的同好可以看看之前KBL一书的读书笔记)。总的来说,因为我们没有找到UBL的尸体,我们总在絮叨着任务好像失败了。我们也没什么能做的,只能等待我们离开后进性SSE任务的绿色贝雷帽是否有运气找到他的遗体。我们的名单上还有其他高价值目标,因此我们不会浪费大量时间来纠结这件事。

图片 6

记者:这大概花了多长时间才算是有了个交代?

因为前言太长而且值得看的地方不多,故归纳为梗概呈现给大家。

Thomas
我手下大约一半的人认为UBL在大规模轰炸中已经被埋在洞穴里,另一半人认为他逃脱了。就个人而言,直到2004年11月我才确定UBL在Tora
Bora的战斗中幸存下来之后,我才开始猜测我们的接下来有关UBL的任务内容。但当你追逐像萨达姆·侯赛因或阿布穆萨布·扎卡维这样的人时,很容易将这种失败抛在脑后,我们并不缺乏类似的任务。

托拉博拉战役(the Battle of Tora
Bora)是在2001年美军针对基地组织的又一作战行动,目的如书中所说“我们的任务是猎杀或活捉这世界上的最高通缉犯——乌萨马·本·拉登,
并带回相关的证据。”而“三角洲”则是这次任务的关键棋子。本来Thomas是没太大心思将这场战役写成书的,但随着媒体报导的越来越不符事实,Thomas觉得作为一个参与行动的人员有义务把事实的真相还原出来。

记者:一旦你离开部队并回归平民生活,会有怎么样的情绪的影响?你有任何失落或抑郁的感觉吗?如果有,你是如何处理的?

接下来介绍下当时在托拉博拉山区的势力。

Thomas
我认识的“三角洲”队员基本都会有这样的问题,当他发现后视镜里出现的是自家的后院时,会因为巨大的反差感受到某种程度的情绪痛苦。就像你在一瞬间从摇滚明星变成了无名小卒。你所服役的是一个强大的而且狂热的团队,在全球使命猎杀高价值的目标,这是每个童年和好友玩着枪战游戏的孩子的梦想。但几年过去了,你回到“现实世界”,会发现你对生活的看法已经彻底改变了。像是家庭,或者如何以积极的方式为社会作出贡献,对牺牲的队员的回忆等等这些会占据你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像是Facebook或者政治方面的内容反而会变得无关紧要。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