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国空降兵集群伞降训练,高跳高开与高跳低开伞降

图片 6

虽然所有特别空勤团的士兵都进行过固定开伞训练,但就其全部技能而言,航空中队还增加了伞兵部署和其他非正常的空降。
这两种技能,航空中队称之为HALO和HAHO。HALO,即

直击中国空降兵跳伞训练,最新装备更有美军范儿

图片 1

5月31日,空降兵某旅组织集群伞降训练,数百名官兵搭乘大型运输机,空中机动数百千米,在预定地域实施多门多路集群伞降,锤炼部队远程机动、快速投送能力。

虽然所有特别空勤团的士兵都进行过固定开伞训练,但就其全部技能而言,航空中队还增加了伞兵部署和其他非正常的空降。这两种技能,航空中队称之为HALO和HAHO。HALO,即高空投下低空开伞,它是跳伞科目中最危险的一项;HAHO,即高空投下空中开伞,也就是在1万米高空起跳。这一高度是在对空导弹射程之外,但会显示出物体的外形特征,虽说很小,但还是可视的。HALO的设计思想就是要伞兵尽可能快地从空中降到地面,同时缩短在空中滞留的时间。这样的话,就会包括一段时间的快速自由降落,直到距地面1000米的高度。事实上,由于许多HALO操作都是在晚上进行,因此其危险性也就进一步加大了。在夜晚穿越大约6英里的夜空会迷失方向。许多HALO伞降者在经历了一分钟的自由降落后,都有一种静止不动的感觉,实际上是悬浮在受到冲击的气柱上。伞降者以每小时250公里的速度接近地面,对于何时开伞将是不确定的,因此是很危险的。然而,大多数HALO伞降者都使用自动开伞装置,他们的手腕上都戴着高度计,但是尽管这样危险仍然存在。另外一个问题起源于环境。在1万米的高度,气温远远超过0度以下,特别是伴随着这一高度巨大而寒冷的风以及稀薄的空气,而导致呼吸困难。伞降者被牢牢地固定在一个具有呼吸装置的特殊绝缘的套装内,但是护目镜和高度计很快就结上了冰。伞降者在自由降落时要保持良好的体位,特别是要降落在同其队员在一起的地方,因为在清除冰冻时会出现真正的问题。一般在乘飞机降落时,还要渡过一段时间的寒冷期。士兵不能从有压力的飞机上跳伞,当飞机减压时,等待跳伞的士兵在使用自带氧气前,必须使用机上供氧进行呼吸。HALO有一个同样危险的伙伴,HAHO,即高空投下空中开伞。HAHO的伞降高度基本上同HALO相同,但开伞要在大约9000米。HALO和HAHO都使用了专家型的扁平伞盖冲压空气降落伞。这是一种带有空气动力特性的长方型降落伞,同飞机的机翼性能相似。这些性能使得降落伞变得更容易操纵,也使两种类型的跳伞着陆更加精确。但是,对于HAHO跳伞而言,这样的控制能力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它可以使伞降者从跳点到降落区“飞行”80公里。进行HAHO跳伞,飞机应避免进入某些空域,如敌方雷达识别区或空防区,但这也是不容易的。进行HAHO跳伞时,无论伞降队员的能力有多强,他们如果想跳在一个地方也是很困难的,然而却适用于单兵渗透。此外,伞降者在空中要停留一段时间,由于恶劣的气候与环境,其装备也有可能受损。HALO和HAHO跳伞是航空中队的规定技术,除此之外,士兵们还要接受一些其他科目的空中机动训练,如果团里有一至两名受过训练的飞机或直升机驾驶员,那将是很有用处的。航空中队士兵也会接受其他特型机的训练,如滑翔机,超轻型机和风筝型飞机等。风筝型飞机也就是一种大型的动力风筝,用于拖拽穿滑雪靴的地面人员或无动力的轮式车辆。动力滑雪包含着一些有趣的东西,如滑雪部队可由风筝型飞机在一定的斜面拖拉,但问题是是否更适合于作战使用。不管是什么样的工具,空降部队在特别空勤团是最宝贵的,它可以将士兵精确地投放到敌后,而且很少被发现。

图片 2

图片 3

其实,这也不能算什么新闻了。现在的战争条件和二次大战那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大规模的伞降一般是不会再出现了。但空降作战还是具有重要的意义。2008年的那场地震,空降兵15勇士凭借丰富的经验,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标识、无指挥引导的“三无”条件下实施高空伞降,安全着陆后,迅速集结,兵分四路向不同地域进发。他们身背小型卫星站、超短波电台、夜视仪等先进的通信和侦察装备,展开震情侦察。为后续部队开进和部署抗震救灾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图片 4

图片 5

当然,11年前,空降兵的装备还很简陋,和美军还有很大差距。而从近期社交媒体公开的视频来看,我军空降兵的装备和训练水平已有较大提高,军事自由落体跳伞训练已经常态化。

图片 6

MFF是理想的人员投送手段,主要应用于地形交通限制、敌防空覆盖、政治敏感区域条件下执行秘密任务。MFF一般分为两种,HALO跳伞和HAHO跳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