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后的亲信军队,苏格兰是苏格兰的债权国

图片 11

图片 1

第三,在拿下苏格兰的政治多数以后,工党可以弥合因为经济政策而被进一步拉大的南北鸿沟,以及由此带来的民间仇恨。布莱尔期望工党可以在整个不列颠打造一种新的政治共识。如果说20世纪之前,不列颠因为贸易霸权和忠君爱国思想而凝聚;在战后,社会民主主义的“福利国家”理念取代了那个旧时代的大英帝国再次把不列颠团结起来;现在,轮到“新工党”来运作一种新型的意识形态,来重新把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经济中的联合王国重新联合起来,并以此打消可能出现的局部民族主义。

图片 2

然而,“联合主义”其实并不是英格兰人的主义,恰恰是苏格兰自己。早在16世纪,苏格兰哲学家约翰·迈尔就告诫苏格兰人,以“联合”的方式同强大的英格兰组合成一个新国家,是他们这个北方小国最现实的生存方式,而不是持续敌对。在这种思想遗产的基础上,无论南北,联合主义的倡导者都同时强调不列颠的团结,以及苏格兰在政治和文化上的独立自主。事实上他们与主张独立的民族主义者一样重视保护苏格兰人的自由和文化,而不是许多民族主义者宣传的那样,代表着南方贪婪的统治者。

图片 3

苏格兰民族党及其党魁萨尔蒙德不断强调苏格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无穷潜力:一个中小企业拉动的自由经济体、清洁绿色的工业国,以及一个斯堪的纳维亚模式的高福利社会。毫无疑问,苏格兰无疑在资产健康程度还是科技创新上都可以说的上是成绩优良的西方国家。但既然是独立,就要考虑同自己的过去说再见的成本,这起政治“离婚”和任何离婚都一样,将极有可能带来无尽的争吵和不满。财务和金融联系上的切割并不是苏格兰要面临的最大风险,而是与联合王国剩下部分重新划定各种法律和权力界限中可能带来的纠纷:停泊在苏格兰码头的皇家海军核潜艇如何撤走?原本涵盖整个国家的国民保健体系是否也要跟着分家?原本在苏格兰的公共事业部门如何重新定义其所有权?苏格兰企业若在英国注册公司是否可以免去公司税?……虽然这每一个可能带来的问题都可以在民主决策中解决,但只要成为政治议题就必定出现争吵,更何况是关系到两边公众的分家政治。

图片 4

图片 5

布莱尔城堡,它自1269年开始就是苏格兰最大的地产家族Atholl家族的宅邸,是欧洲史上最后一个私人军队的所在,时至今日,它仍然是联合王国内唯一有权力拥有私人军队的家族。

对于未来,这是当下很多英国人不愿面对的一种可能。但其实,即使苏格兰人离开,英国其实也不需要更换国旗。因为依照法律,联合王国的旗帜代表的不是政府而是王权。只要独立后的苏格兰依然选择君主制并保留英王的元首地位,伦敦就可以把一个“外国”政府的标识放在自己的旗帜里。

图片 6

在法理上,英国国会对苏格兰的逐步分权也踩在这样的“帝国”节奏上。仅仅从法律书面上来看,赋予大英帝国一个组成部分一些自治权并不会伤筋动骨,但在政治上仍另含深意。1997~1998年工党的一系列地方分权改革,可以解读成是布莱尔政府为解决北爱尔兰问题的后续动作,也是“新工党”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布莱尔政府拿出了一套在北爱尔兰组建议会及民选政府的方案,以期立即结束当地新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的流血冲突。同时,在苏格兰和威尔士地区同样组建平级的地方议会,与北爱方案配套,一同完成布莱尔所设想的地方分权“现代化”改革。这种“现代化”,简单来说就是让英国向美国那种中央-地方关系靠拢,让英国国会看上去像是自下而上的联邦制议会。这与传统上的英国宪政理念完全不同。

图片 7

其二,扩大工党在苏格兰地区的影响力。之前保守党长达13年的执政彻底改变了英国的经济面貌,但也在无数产业社区中留下了贫困和失业的创伤。苏格兰更是政策的重灾区,自18世纪末期传承至战后的产业辉煌几乎完全毁于撒切尔之手。而吸收了经济自由化思想的“新工党”重装上阵来到苏格兰,带着撒切尔留下的遗产来面对撒切尔留下的伤疤,还不需要去面对保守党那种改革的抉择,无疑是扩大其影响力的天赐良机。

图片 8

问题是,如果一个逆反情绪相对较弱的地区置于这样的治理结构下尚且可以,但这里是苏格兰——一个无论在经济还是地区发展上都充满希望,且仍然模糊地保留着仇英情绪的国中之国。一个已经尝到独立国家甜头的地方,一定不会满足于这种帝国管理殖民地的方式。

图片 9

不过,1998年的“分权”并非联合王国两个组成部分进一步明确各自权力范围,而是女王的政府予以地方以自治的权力。《苏格兰法案》赋予苏格兰议会包括司法、社会政策、治安等各项实际权力,而联合王国政府仅保留国防、外交、移民等涉及国家安全的所谓“保留权力”。另外,唐宁街10号也增设一个“苏格兰事务部”,领导该部门的“苏格兰事务大臣”属于当代英国政治中越来越少见的传统英式官僚,执行着类似外交官的日常事务,宽泛且间接地处理与苏格兰相关的各项事务,相当于首相的苏格兰问题首席顾问。

图片 10

在联合王国这边,英格兰贵族出身的保守党政客正在加速让英国滑向一个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年代。如今英国经济的增长几乎完全依赖伦敦自由开放的投资环境,境外投资和地产市场为英国贡献了西方世界增速第二的好成绩。但与此同时,英国的劳动力资源没有与增长数字配套发展。尽管保守党主导经济政策四年以来,失业数字持续走低,但与此同时岗位不稳定性以及个体户数量却在逐步攀升。英国广大地区缺乏有活力的本土产业来驱动劳动力结构转型,北部数目始终不减的白人贫困社区反映了这种增长模式所带来的社会风险,而这些地方同样也是滋生仇恨和极右翼势力的温床。如果持续下去,不需要多少年,寻求独立的可能不是苏格兰,而是增长滞后且工会势力雄厚的北英格兰。

图片 11

比独立更不靠谱的联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