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先战就打散了美军白色贝雷帽,俄联邦雇佣兵和美利坚合营国突击队员在叙卑尔根的四钟头战役

图片 6

华盛顿——火炮弹幕是如此的猛烈以至于美军突击队员们跳进了散兵坑寻求掩护,伴随着飞扬的尘土和碎石,一队坦克在火炮的咆哮中推进。这是2月份的一场持续了4小时的战斗,其中大约

第一战就打垮了美军绿色贝雷帽:PT-76水陆坦克在越南的首战

华盛顿——火炮弹幕是如此的猛烈以至于美军突击队员们跳进了散兵坑寻求掩护,伴随着飞扬的尘土和碎石,一队坦克在火炮的咆哮中推进。这是2月份的一场持续了4小时的战斗,其中大约500人的亲叙政府的军队——包含俄罗斯雇佣兵——对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已经非常紧张的局势造成了进一步的激化。

1968年2月初的一天,监视胡志明小道的美军老村营地突然遭到攻击,营地里的绿色贝雷帽(美军特种兵)大吼着指挥南越士兵组织防御,美军指挥官循着响声来源举起望远镜观察,却发现了几个铁家伙——这是PT-76水陆坦克在越南的第一次作战。

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大约200到300名进攻人员被干掉。其他人在美方的无情空袭之下撤退,事后才返回战场收尸。而在叙利亚东部这个小型前哨站坚守的美军士兵——直至战斗结束时约有40人左右——无人伤亡。

老村营地

2月7日的这次交火的细节来源于纽约时报最新获得的采访资料和文件。它们提供了五角大楼首次公开这场自从部署到叙利亚对抗IS以来美军遭遇的最血腥的战斗之一。

美军的老村营地是1967年按照绿色贝雷帽新任指挥官的意见从东面搬迁而来,新营地充分利用了地形的优势,拥有优秀的视野和射界,其火力可以覆盖北面的9号公路。营地里有22门60-107毫米口径的迫击炮、2门106毫米无后坐力炮,另外还备有100具M72火箭筒(又称LAW,预封装整体,一次性使用)。在北越进攻之前,营地里的驻军为24名绿色贝雷帽,500名南越和民间本土防卫团(CIDG)士兵。

根据五角大楼的描述,这场战斗是对抗亲叙利亚政府武装军队的自卫行为。美国军方官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在一周前就看到了数百名地方部队、车辆以及火炮在接近,并最终引发了这场攻击

图片 1

作为冷战时期的对手,俄罗斯军队和美国军队在叙利亚的七年内战中处于对立的立场,因此两方擦枪走火的前景一直令人担忧。

老村营地的位置

最糟糕的是,根据官员和专家所说,这可能会使两国陷入血腥的冲突。至少在拥挤的战场上厮杀已经加剧了美俄之间的紧张关系,因为双方都试图在中东施加影响力。

1968年1月底,北越突然对广治省溪山地区大举进攻,从而拉开了长达半年之溪山战役的序幕。因为老村营地也在这个地区,营地指挥官弗兰克·威洛比也加强了巡逻和哨位。2月6日上午,傍晚6点10分,营地分别遭到迫击炮和大口径榴弹炮的轰击。营地里的美军和南越士兵游移不定,北越到底用的是什么计谋?

双方的指挥官早已通过之前经常使用的“冲突排解”热线进行过通话,从而保证互不干涉。这次袭击发生的前几天,在幼发拉底河两岸,俄罗斯和美国都分别支持着进攻富产石油的Deir
al-Zour省中伊斯兰国势力的行动。

最初的攻击

美国军方官员一再警告日渐增多的武装部队。但俄罗斯军方官员声称他们并不能控制在河边集结的武装人员——尽管美方用于监控无线电通信的监视设备已经显示该地面部队与俄方有过对话。

夜间11点30分,北越再次炮击。很快,南越104连正面出现了匍匐前进的北越战斗工兵,他们很快剪开了铁丝网,后面是拿着AK-47和SKS的步兵,属于304师和325师,还有几个巨大的铁家伙,这是第203坦克团第198坦克营的PT-76水陆坦克!

图片 2

营地指挥官威洛比焦急地呼叫炮兵和空军支援,并向附近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24团求援。空军不久后派来了一架侦察机和一架AC-119炮艇机,不过海军陆战队声称不知道特种部队的任务,不相信对手动用了坦克,且和特种兵互不统属,拒绝派出支援。

(有趣的是,在电视剧《海豹突击队》第一季第九集中就有DEVGRU大战毛子阿尔法的戏码)

图片 3

文件显示,这些武装人员是忠于叙利亚总统Bashar
al-Assad的“亲政权部队”。它包含一些叙利亚政府军士兵以及民兵,但美国军方以及情报部门官员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俄罗斯的私人准军事雇佣兵——并且很有可能是瓦格纳集团的一部分,该公司经常被克里姆林雇来实现一些俄国政府不想牵涉其中的任务目标。

装备火箭筒和SKS半自动步枪的越军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高级指挥官向我们保证这些并不是他们的人,”国防部长Jim
Mattis在上个月的听证会上告诉参议员。他说他指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Joseph
F. Dunford,“既然如此,那就歼灭这支军队。”

苏制PT-76水陆坦克主炮是一门D-56T76.2毫米线膛炮,另有一挺同轴机枪。虽然装甲薄弱(最厚处只有25毫米),重量是14吨,但是机动灵活,非常适合在水网密布的东南亚地区作战。

“并且最终确实如此。”

美军一开始观察到4辆PT-76水陆坦克从南面进攻。紧张不安的绿色贝雷帽们用电台为炮兵和航空兵报告和修正打击目标,不过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参差不齐的南越士兵看到坦克时已经陷入了混乱。北越的步兵和坦克对炮击和空袭毫不在意——他们明白只要和美军打成近战,飞机大炮就会因为害怕误伤而停止射击,这一招果然奏效了,美军特种兵只得硬着头皮扛起M72火箭筒打阻击,正如美军老兵后来普遍抱怨的那样,M72在热带地区并不好用,要么精度不行,要么干脆无法使用,好在营地里有的是这种武器,而且,这种武器由于不用临时装填,所以能在短时间里打出很多发,多轮射击之后,美军终于打坏了第一辆PT-76,但是惊讶地看到,跳车的北越坦克兵毫不在意地抓起轻武器继续进攻。营地的火力点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战斗工兵在用炸药包实施爆破,而他们的火焰喷射器时不时喷出长长的火焰,这一切让南越士兵的士气更加低落,绿色贝雷帽操纵106毫米无后坐力炮又击伤或者击毁了2辆PT-76坦克,但是104连的阵地还是彻底崩溃了。

聚集的部队

图片 4

在这一天开始的时候,这一系列战斗即将开始。

表现PT-76坦克与美军交战的绘画,不过战斗明显不是画上所描绘的那样

来自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30名左右的三角洲部队士兵以及游骑兵队员在靠近Deir
al-Zour市附近Conoco石油工厂旁的一个满是灰尘的前哨岗位,与库尔德和阿拉伯部队一起工作。

坦克突击

图片 5

更多的坦克和步兵从四面八方涌来——5辆从西面,2辆从东面夹击。这些坦克用主炮不停地轰击着对手的火力点,他们在北越步兵的配合下碾过了南越102和103连的阵地,被打垮的守军沿着9号公路逃窜,退往溪山地区其他美军部队的驻地。

(三角洲是个多面手,除了最为大众所知的突突突之外,还有带当地小弟上分的操作)

对于美军来说,灾难还在继续,有一辆PT-76甚至直接冲到了营地的战术指挥中心。不过好景不长,绿色贝雷帽的M72又紧急开火,这辆坦克的弹药舱被命中,引起了弹药殉爆,巨大的爆炸掀飞了炮塔。这辆PT-76水陆坦克被击毁并没有扭转局势,7个绿色贝雷帽和一些南越士兵被困在了指挥中心里。攻击得手的北越军队激动不已,向他们劝降,不过被拒绝了,双方交战至2月7日凌晨,最终,北越对指挥部的爆破终结了一切。

大约20英里外,在一个被称为任务支援站(MSS:Mission Support
Site)的基地,一队绿色贝雷帽和一个排的海军陆战队员们正盯着他们的电脑屏幕,观看无人机传回的信息,并向石油厂那边的美军人员传达关于集结的武装人员信息。

与此同时,3个绿色贝雷帽一边引导作战飞机空袭,一边指挥老挝步兵第33营从老村旧营地发动反击,他们共实施了了五次反击,直至3个特种兵里有2人阵亡,不过反击并没有击败北越的坦克部队。

在下午3点,叙利亚军队开始朝Conoco石油厂推进。傍晚时分,超过500人的军队以及27辆载具——包括坦克以及装甲运兵车——已经聚集了起来。

驻越南美军总司令威斯特摩兰将军终于接到了战报,在他亲自下令之后,友邻的美军部队终于行动起来,海军陆战队出动了直升机载着救兵将能找到的美军、南越和老挝军队救走。

在卡塔尔Al
Udeid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作战重心,还有五角大楼中,困惑的军官和情报分析人员观看着这一景象。指挥官向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介绍情况。军方官员说,整个地区的飞机都处于警戒状态。

图片 6

回到任务支援站,绿色贝雷帽和海军陆战队正在准备一支小型的反应部队——大约有16人外加四辆防雷车——以防Conoco工厂那边需要他们支援。他们检查了自己的武器,并确保卡车装载了反坦克导弹、热成像瞄具以及食物和水。

越南博物馆展览的PT-76坦克

在晚上8:30,三辆俄制T-72坦克——重达50吨并装备有125毫米火炮——已经推进到距离Conoco工厂不到一英里的范围。为了应对攻击,绿色贝雷帽准备出动反应部队。

伤亡与分析

在前哨站,大约晚上10点左右,美军士兵们看到一排坦克以及其他装甲车辆正朝他们开来,并且通过附近的建筑进行掩护防止自己被发现。

北越军队的统计是,90任阵亡,220人负伤,美军估计他们出动了11辆PT-76水陆坦克,其中3辆被击毁,另有4辆被击伤。

半小时后,俄罗斯雇佣军和叙利亚军队发动了袭击。

24名绿色贝雷帽之中,7人阵亡,3人被俘,还有11人负伤。至于南越军队则是309人阵亡、64任负伤,122人被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