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在线】特工常潜伏使馆外企,人们关于中央情报局的10大错误认知

ca88在线 1

我本来从没打算要写这个,就是正在看我喜欢的电视剧《反击》的时候,恰恰感到心有灵犀。而我妻子早已学会了,要么忽视我嘟嘟囔囔的吐槽,要么到另一间屋子安静地去看别的节目,同时撇

摘要:
罗纳德·凯斯勒是国家安全领域著名调查记者,先后在《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任职,曾获多项新闻大奖,与华府和情报部门有紧密关系;著有20部关于美国情报部门和白宫的著作。他的最新著作《第一家庭秘闻:特勤局揭开总统隐秘生活》将于8月出版。
…  美国国家安全领域著名调查记者罗纳德·凯斯勒。  凯斯勒即将出版的新书《特勤局揭开总统隐秘生活》。  罗纳德·凯斯勒是国家安全领域著名调查记者,先后在《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任职,曾获多项新闻大奖,与华府和情报部门有紧密关系;著有20部关于美国情报部门和白宫的著作。他的最新著作《第一家庭秘闻:特勤局揭开总统隐秘生活》将于8月出版。  凯斯勒的报道和著作曾曝光美国情报部门多起重大丑闻。1993年,他的著作《联邦调查局》揭露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威廉姆·塞辛斯滥用职权,这直接导致塞辛斯被克林顿罢免。之后,他在《联邦调查局秘史》一书中首次用有力证据证明水门事件中爆料者“深喉”是联邦调查局前副局长马克·费尔特。2012年,他更连续曝光两起重磅丑闻,一起是特勤局特工在随奥巴马出访美洲国家时招妓,另一起则是中情局前局长彼得雷乌斯的三角恋,这直接导致彼得雷乌斯辞职。  17日,中情局德国站站长黯然离开柏林,他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7月初,德国联邦情报局一名雇员因涉嫌以“双面间谍”身份向中情局提供情报而被逮捕。中情局为何会找盟友下手,如何在海外“潜伏”及发展“谍中谍”?日前,新京报记者专访美国情报领域资深记者罗纳德·凯斯勒。  亚洲盟友也是中情局谍战对象  新京报:有报道称,中情局在德国政府招募了10多名间谍,这是事实吗?中情局为什么会对盟友进行间谍活动?。  凯斯勒:对于这个数字我不能确定,中情局确实雇佣一些有利用价值的人作为得到机密信息的渠道,这涉及很多国家,只有少数例外,例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  中情局监视盟友有很多原因,首先,可能因为这些盟友不总是盟友,例如政府更替,以及在一种情况下可能是美国的盟友,但在另外一种情况下则不是。就像德国会与伊朗和俄罗斯打交道,美国想知道其中的情况。反过来,这些国家也监视美国,就像以色列监视美国,美国也监视以色列。美国也会监视其在亚洲的盟友。  中情局特工并非都像007  新京报:你曾经采访过很多中情局特工,你觉得他们是怎样的人?  凯斯勒:站在美国的角度上,他们是爱国者,他们每天都在高危状态下工作。我采访过很多秘密行动特工,虽然思维敏捷,但他们不是詹姆斯·邦德那种类型,他们都是看上去很平常的人。在家庭生活中,他们需要向家人隐瞒,甚至会让家人怀疑有外遇,因而导致关系紧张。  中情局四大机构(管理处、行动处、科技处、情报处)的特工我都采访过,他们各不相同,例如,电脑分析师比专案官员活泼多彩。四个机构各有自己的文化,他们都会向情报总监汇报,但他们就像比赛对手,互相竞争,生怕别的部门知道自己的秘密,也怕自己的地盘被缩减。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在日常工作中进行合作。  新京报:中情局如何招募新人?该局有一个秘密行动处,他们是中情局最优秀的特工吗?  凯斯勒:这倒不一定,各部门都有各自领域很优秀的人才。有些部门确实需要专门人才,例如情报分析部门,需要电脑天才。但像专案官员就会范围很广,他们会在校园招聘毕业生,这点和联邦调查局偏好有工作经验的人不同。  新京报:通常人们会因为怎样的原因加入中情局?  凯斯勒:一些人想成为专案官员,因为他们崇尚冒险、詹姆斯·邦德、做秘密行动人员,以及使用先进的间谍科技和仪器。但事实上,他们要保持理性,因为成为间谍后可不是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必须要服从组织的信念。  中情局特工常潜伏使馆外企  新京报:中情局如何招募双面间谍,哪类人容易成为目标?  凯斯勒:中情局特工通常会评估哪些人易于被击破,例如,有资金困难和对个人工作不满的人,这样中情局特工会逐渐接近他,并与他做朋友,通常会用金钱收买他,这会使被收买的人更脆弱,因为双面间谍不想让此事泄露。  对这样的人,中情局会由专案官员或情报官员负责招募,他们会以外交人员的身份被派往国外,在使馆工作,以外交人员的身份作掩护,出了事也不会被起诉,因为有外交豁免权;另一种情况是以商务人员身份被派往国外,这种情况下没外交豁免权,比较危险。其所在公司的最高层可能会知道此人是中情局人员。因此,这种以商务人员为掩护的特工最好作为公司唯一代表被派驻海外。  这些特工最大的危险就是被捕,有时中情局特工会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被驱逐。如果你是有豁免权的特工,基本不会担心牢狱之灾。如果没有豁免权,可能会短暂入狱。美国通常会用被逮捕的他国特工交换中情局特工。  曝光中情局丑闻未遭封杀  新京报:你的著作《中情局内情》是中情局首次配合撰写的有关该机构的著作,他们为何选择你?  凯斯勒:首先是我的职业声誉,其次,我的新闻报道很有可信性。我还被获准进入中情局大楼,他们没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但确实检查了一些记录。我看到了为总统做每日简报的办公室,还在大楼里的咖啡店吃午饭。  新京报:中情局为你提供了这么多帮助,但是你却曝光了中情局长的桃色丑闻,你现在和他们关系如何?  凯斯勒:我确实这么做了,但依然和中情局保持良好关系,一些中情局人员会选择匿名和实名提供给我信息。中情局很明白这一点,那就是彼得雷乌斯局长确实惹了大麻烦,所以他辞职了,而当中情局工作出色时,我也会据实报道。  新京报:你认为中情局历史上最大的失败是什么?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凯斯勒:最大的失败无疑是猪湾事件(1961年4月17日,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逃亡美国的古巴人,在古巴西南海岸猪湾向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政权发动的一次失败入侵),那是一次愚蠢的行动。最大的成功当然是击毙拉登,正是因为中情局特工找出拉登藏身地,国安局才能窃听其电话。

ca88在线 1

我本来从没打算要写这个,就是正在看我喜欢的电视剧《反击》的时候,恰恰感到心有灵犀。而我妻子早已学会了,要么忽视我嘟嘟囔囔的吐槽,要么到另一间屋子安静地去看别的节目,同时撇下一句:“这样可以了吧?”出于一些原因,好莱坞关于中情局和世界情报常识的错误认识,总是让我感到不爽。

写这些不是为了让它充斥打开的Facebook页面或是那些带#的热门话题,仅仅是为了澄清那么点真相而已。我不会透露任何机密事项,所以打消那些寻踪觅迹的念头,领导们是不同意公开档案的。我只想不分先后,快速地罗列出好莱坞关于中情局经常搞错的10大事项。我确信这类文章早已出现在一些耸人听闻的网站上,不过那些都是瞎猜的吧?这是我的文章,所以可提炼,可了解。

1.中情局的工作人员被称为“特工”

这是个常见错误,而且不只是好莱坞把它搞错了,媒体也是这么用的。我曾经接触过一个来自其他机构的工作人员,把我和别的中情局人员称为特工。其实这是错的,我们是情报官。我们招募的为我们进行间谍工作的人才会被称为特工或是价值人物。联邦调查局和海军罪案调查处才叫特工,我们叫情报官。

扯淡。中情局就没有逮捕和执法权,我们可以提供情报给联邦调查局或其他机构,使他们根据我们搜集的情报来逮捕人员,但是我们并没给任何人戴过手铐。

3.中情局的运作是针对美国公民的

我现在知道那些穿爱德华·斯诺登T恤举标语抗议人们的情绪。但是,无论你相信与否,喜欢与否,中情局是不会对美国公民实施间谍行为的。难道我们一次都没有?历史证明是这样的,因此对于我们国家,这真是个糟糕的时代。毕竟我在国内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不仅没有对美国公民实施过间谍行为,即便我们在海外搜集到了无关紧要的美国人信息,它也会是要么被删掉,要么涉及犯罪活动会被移交给联邦调查局。并且,我们绝对没有给出你们的那些该死的电话记录。

4.我们的行动总是在飞车和枪战中结束

这更扯淡。如果我们做好工作,没人能知道我们在哪,而且即便有人知道,他们也不过只是了解点表面文章罢了。除了某些例外情况,没人会去半夜潜入建筑物,什么割掉守卫喉咙,安个炸弹啥的。除非你处于的地区是被指定为战区或敌对环境(当然有时并不至于那么夸张,取决于你的工作性质),不然是不会携带武器的。

5.人人都是分析师,还能拯救世界,顺便偷个潜艇

好吧,所以说这种事应该发生在一个防护装置里,那里曾经有个分析师帮我们偷了一艘俄罗斯核潜艇,还帮艇长叛逃了(其实我意思是在《猎杀红色十月》里,竟然能塞进杰克·瑞恩这样一个又在潜艇里搞这么扯淡的事,还枪战啥的二逼水手角色)。但是我从没见过这种人啊。

我是见过一些很能干很有干劲的分析师,还有那些干活的行动情报官operations
officers,可是除此之外我还是想说:“你们能不能再次放慢思路,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问题?”如他们解释完中国的卫星部件是怎么由第三方设备整合到一个设备上之后,这些合理的情报是会通过我们整理出最好的建议来传递给决策者。他们是在拯救,或者说是拯救过世界,但是这些不可思议的人并不是好莱坞样式的,不是人人都是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