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摘要,读书笔记连载

图片 9

阿富汗的史莱克,本拉登的助手,塔利班的带头大哥,男人的舞台,就是这么带感

“三角洲”第一项任务是确定Ahmed躲在哪里。队里派出的是Shrek,这亲切的绰号来自于他和卡通人物一样的健硕身材。在阿富汗北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他古铜棕褐色的皮肤显得格外亮

行动中的第一次有人受伤是在开始行动之前。在一个午后,队员们挤进一些负责机场接驳的皮卡里前往等候的MC-130那里。当一辆皮卡急转弯时,一大件器材设备因为没固定好,
把一个叫做Rip的队友撞下了车。还好他的背心和头盔保护了他。

接上1——

医官Durango帮他的脸止了血并包扎了伤口,虽然Dalton有点担心Rip的状态,但他依然坚持执行任务。

“三角洲”第一项任务是确定Ahmed躲在哪里。队里派出的是Shrek,这亲切的绰号来自于他和卡通人物一样的健硕身材。在阿富汗北部白雪皑皑的山峰上,他古铜棕褐色的皮肤显得格外亮眼,
而且脸上还长满了几个月留下来的浓密棕色胡须。可能在美国Shrek可能会显得格格不入,
但在阿富汗当地却能混迹人群之中。和其他“三角洲”作战队员一样,他对当地的文化是非常的了解。而且一年前Shrek也参加了猎杀UBL的行动,可以说他是最佳的人选。

当“战斗爪”在贾拉拉巴德着陆时仍然是白天,Ski和Shrek早已在机库旁等候。之后Ski和Shrek向其他人汇报了收集到的情报,这些情报是之前制订的行动计划的关键。

图片 1

他们提出,在到达目的地的路上有三个已知的检查哨需要解决。前两个比较简单,只有几名民兵和部落的人,给他们过路费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CIA在当地的眼线提到只要保持低调,这两个检查哨不是问题。话虽如此,“三角洲”们仍然会很担心。用内行的话来说,队员们称之为“摩擦点”,所以再小心也不为过。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Ski和Shrek就第三个检查哨提出了一个精妙的行动计划。派出一辆小型轿车在“三角洲”的卡车前以较远的距离同行。在这辆车里,有四名接受了绿色贝雷帽的训练且受雇于CIA的阿富汗民兵。一旦卡车接近到离检查点2000米远的地方,那辆轿车就会加速到检查哨,四名民兵会要求检查哨的卫兵放下武器。如果枪战爆发,“三角洲”会立马加入战斗;如果看到三束红色的手电筒光,那么队员们就可以安全地通过检查哨。

“三角洲”手头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但Shrek希望可以提供让上头批准行动的情报。想行动得到批准,情报就必须准确。当没有任务的时候,队员们就只能待在营地继续看DVD和健身了。

Ski和Shrek将负责卡车的驾驶,因为他们比其他人看起来更像当地人。同时Ski很机智地在货车后面加了床垫,让我们在这崎岖的路上能好受点。同时新加入队伍的Stormin
‘房里半打箱子瓶装水和几个空的水桶作为旅途上的便携式小便池。

图片 2

图片 3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行动出发前队员们无数次检查携带的东西,以防出现纰漏,如果行动出现意外,那么他们只能下车占领建筑物,然后呼叫160特航团的直升机来接他们了。

而Shrek独自一人待在一个陡峭梯田山脊上的临时掩体里。幸运的是,他发现了Ahmed住所的线索。

“三角洲”就像是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怎么样都不舒服,虽然大家尽量不去想车这薄薄一层铁板挡不住射来的子弹,但却不得不去想前车的四个阿富汗民兵是不是脑残,因为他们哪里有坑往哪里开,哪里有石头就往哪里开。

Shrek穿得和当地人一模一样——一件破旧的阿富汗游击队的衣服、宽松的拉绳裤和一件到膝盖的衬衣,再加上一顶阿富汗最常见的煎饼帽。

在龟速前进7个小时后,队员十分确信他们的腰以后会留下后遗症。有些人摆弄着他们的武器,因为知道晚上需要登山,大家都在拼命喝水,所以车上瓶装水也快喝完了,同时“尿壶”也在前后来回传。

图片 4

当“三角洲”们到达第一个检查点时,队里的通讯员Gadget调整了一下他的卫星天线,向巴格拉姆基地呼叫到:“Wrangler
0-1,这里是Rascal 0-1,已经过检查点1。”

(Shrek,也就是Sheriff of Baghdad 巴格达治安官)

正如预期的那样,队员们很轻松地通过了第一个检查点。卫兵拦住了车队,询问了阿富汗司机,
询问补给品前往的方向。几个小时后,
我们到达了在楠格哈尔省的第二个检查站,这里的两个部落几世纪以来都在争斗。所以这些守卫可能会更有侵略性,甚至可能会脑抽想着抢我们的物资。

当时是Dalton和Shrek两人在阿富汗的第三次轮值,虽然Dalton给Shrek打了保票——如果情况变糟,他们其他人会立马赶过去,但事实上他们都知道从巴格拉姆乘直升机全速赶过去也需要两个小时。

当“三角洲”靠近目标时,队友们降下了夜视仪,眼前变成了一片原谅色。卡车减速慢慢停下来时,队员们也准备好了武器。这是车的两侧出现了几个阿富汗人的声音,Ski在对讲机中说:“这里好像来了一个指挥官,他们要去请示能不能让我们通过,稍等。”当时队员们在车后大气都不敢出,只看到手电筒的灯光在车的油布上晃来晃去。突然民兵还把车后面的档板放了下来,而且和其他民兵交谈,所有人都在准备应对可能随时变遭的情况。

技术人员在一个小袋子里巧妙地放置了一个迷你摄像机,以方便Shrek用来记录进攻部队需要的关键信息——墙壁的结构、门的类型、门铰链的位置、窗台的高度、建筑间的电线、可能的接近路线、武装卫兵的位置、可能的逃生路线还有许多其他的事。他还携带了手持的GPS,以用来实行精确的外科手术式空袭打击。最后在袋子里还带了一个小卫星电话,作为他和大本营唯一的联系方式。

冒着被别人听见的风险,Ski在对讲机里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安全了,指挥官同意让我们通过。”这时队员们才轻松了下来,慢慢挪回海绵垫上继续喝水。

最后Shrek拿起了他最喜欢的宝贝——一把挂载了全息瞄准镜、IPTAL
IR镭射以及CQB手电筒的
G3步枪,还认真地擦了擦。虽然出了很多次任务,而且对任务充满了期待,但他还是会有点担心。最后为了行动的隐蔽性(毕竟,Haji拿着顶配G3在那个时候还是基本没有的),还是把他的宝贝G3裹得严严实实的留在了基地,换了一把折叠托的AK。

五小时后车队到达了最后一个检查站,关键的一步来了。这时民兵的车在土路上围了上来,“三角洲”的车停了下来,按照计划在稍远的地方观察事态的变化。大概过了十分钟,Ski看到远处亮起了表示安全的红灯,之后车便继续前进了。

图片 5

当经过检查站时,驾驶室里只有Ski、Shrek还有司机,看到守卫裹着民兵送给他们的毯子,围坐在火堆旁,其中一个还在煮着热茶以抵御这里的寒风。

Shrek在贾拉拉巴德乘坐一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外国面包车改装而来的“公共汽车”长途颠簸到托拉博拉山区。与他同行的有十来个从七岁到七十岁不等的阿富汗男子。而且车内十分拥挤和闷热。

此时车队已经经过了三个检查站,但任然没有脱离危险,因为据情报称在村庄入口几百米的地方布设了机枪阵地,所以队员们仍在寻找能从它鼻子底下安全溜过去的线路。此时“三角洲”的行动仍然按计划进行着。

在路上Shrek越来越无聊,他想起了家和他的旧皮卡。那辆车本身看起来就够引人注意了,再加上Shrek的外貌,让它更加引人注意。9.11后所有的军事基地都提升了巡查的力度,开始检查嫌疑的车辆和人员。Shrek基本上一个星期要被叫停接受检查3到5次。但现在,执行着单人任务的他觉得和这辆“公车”比起来,他的皮卡简直就是天堂,而家里的一切感觉就像是在天边一样远。

这时Ski在对讲机中说到:“还有10分钟到达。”Dalton开始收起地图和GPS,然而在和往常一样降下夜视仪的时候,底座因为颠簸的路途,整个掉了下来,他只能用电工胶布把支架固定住凑活着用。

在路上Shrek不敢和其他乘客说话。当“巴士”越过部落边界时,他则不得不与武装检查站那些想从过往乘客身上捞油水的守卫打交道。但旅途上的不适和危险对他来说都是都不是问题,对他来说最不能忍的是小面包车里的恶臭味。当他在路上颠簸的时候,Shrek宁可希望自己感冒鼻塞,他想着:“这些家伙难道没洗过澡吗?”

图片 6

于此同时,队里其余的人在空军基地里策划进攻行动,他们将花几天时间来审查可能的行动路线,提出一些可操作的想法,虽然他们都知道对于这一特定任务,这些方案都可能显得无济于事。在主目标区内约有三十多座建筑物,而在南边,有四座建筑在60度的斜坡上沿西而建。Ahmed就在其中的一间房子里。房子的下面是一排排的梯田以及石板楼梯。队员们花了几天时间进行了详细的地形研究,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放弃使用直升机突入的计划。转而实行“三角洲”自己的“特洛伊木马”计划。当然,
这不是一个新的计划了。

终于在7个小时的艰难旅途后,车队到达了目标地点。Shrek花了10分钟找到了CIA在当地的向导,向导看上去是当地人,因为他对路线非常熟悉。尽管如此,路也没有好走到哪里去。路线很累人。巴格拉姆空军基地在海平面5000英尺高,而目标点还要再往上增加1500英尺。因为背着作战装备,所以攀爬这些陡峭的山崖非常的累人。在距离目标200米的地方,Shrek和向导去稍远的地方为其他人提供警戒,而另外的队员则在50米远的地方短暂休息,让Shrek能进入作战位置同时向基地汇报小队的位置。

“三角洲”早在1979年制定营救在德黑兰被伊朗武装分子俘获的五十三名美国人质的行动方案时,就首次考虑使用“特洛伊木马”的作战方案。在策划鹰爪行动的几个月时间里,有一个方案是藏在卡车后面从土耳其驶过边境,进入伊朗。整个计划最后被丢弃,因为风险太大,而且没有什么灵活性。但这个想法仍然保留了下来。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个独特而又熟悉的嗡嗡声——负责支援的AC-130炮艇正在队员头上盘旋。炮艇的出现让队员们很开心,但同时也让他们有点担心,因为地上的人都能听到它的动静。炮艇的过早出现增加了地面部队暴露的风险,但同时也可能把Gul
Ahmed吓得屁滚尿流。这时队里的CCT
Jeff让炮艇开出作战区域,一切又回到了一片死寂中。此时9000英尺高空上还有一架“捕食者”无人机,用着红外摄像头监视着地上的动静。

图片 7

这是Shrek在无线电中说向导认为Gul
Ahmed可能会慌乱地跑进他的另一间房子里,这也是很正常的事。留守的队员们休整完后朝着山上的目标建筑出发了。

突袭伊朗的最终计划是乘直升飞机前往距离德黑兰大约五十英里的会合点,接着换乘藏在藏身地点的民用卡车上,然后在黑夜的掩护下开车到目标地区。一到使馆大院,作战队员就翻入高墙并营救人质。当然,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袭击导致直升机坠毁和出现伤亡时,整个任务就被中止了。

Gul
Ahmed的家是典型的阿富汗中产阶级的样子,通过夜视仪还能看见院子里的鸡、羊和驴。队员们使用了机械破拆的方法进入建筑,因为使用炸药的话会让这里翻个底朝天。C队选择从正面进入建筑,院里的一头水牛在觉察到危险后朝大门冲了过去,牛角差点把一名队员刺穿。确认完前厅的安全后,队员们继续搜索房子的其他房间。在房子左边的一间房里,队员们看见了在床上躺着的两个人,一名队员踢了一下床,两个人很快震惊地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是搞不清状况的男人,另一个是裸体的女人,而那个男人就是Gul
Ahmed。队员们很轻松就制服了他,但他女伴的尖叫声传遍了整栋建筑。在破门后的两分钟时间里,Dalton耳机里传来了行动成功的消息:“1-1,这里是C-1,目标安全(原文用到的是PC
[Precious Cargo])。”

图片 8

“这里是1-1,收到。”

图片 9

“我们在3号建筑抓到了他,底层安全,我们需要人帮助清理2层。”

为此“三角洲”还采购了几辆正好符合作战要求的阿富汗货车。车床上生锈的金属铁轨上绑着白色防水布,上面印有一些广告字。就像是平时使用的货车一样,这对于这一作战方案来说是至关重要的。